激活无限潜能 工业互联网在冰火两重天中前行

时间:2018-11-12  浏览量:50
  “有痛苦的时刻,也有欢乐的时刻。”11月9日,在第十四届中国工业论坛“中国工业互联网与数字经济峰会”上,石化盈科总裁助理兼咨询部总经理孙惠民表示,人类社会商业价值的演化历程就是一部需求发展史,就是在技术驱动下的商业价值持续重塑,当前已经到了社会变革最快速、最迅猛、最激烈的阶段,如果对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还一无所知,就会被时代所淘汰。

  实际上,与会代表早已深切感受到工业互联网的“冰火两重天”。

中国工业互联网与数字经济峰会圆桌对话

 

工业互联网的本质就是提质增效 

  工业互联网是新一代网络信息技术与现代工业融合发展的新生事物,是工业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关键支撑,也是工业经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重要基础。当前,以新工业革命为引领,培育壮大经济发展新动能,对世界经济尤其是对我国经济具有特别深远的意义。陕鼓集团总经理刘金平指出,国家之间的经济竞争不仅仅是产品、企业的竞争,更是供应链尤其是供应链的生态系统包括制度环境之间的竞争。目前,我国智能制造的短板、痛点、难点是两个方面:一是关键技术、关键实力,包括研发、高质量、可靠性,如何全球领先;二是规模化的量产和经营应用,如何“创”和“用”齐头并进,共同领先,这是我国发展智能制造的全部价值和全部社会意义所在,也是其难点、痛点、短板所在。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进一步聚焦大数据、人工智能、新一代信息技术,标志着我国两化融合进入到新的阶段。江苏徐工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启亮指出,工业互联网是2017年到现在非常热的一个词,特别是今年年初的时候最热。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们的理性回归,目前已经慢慢趋于平静。

  事实上,在新工业革命的浪潮下,我国在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领域取得了超出预期的成效,成为全球新工业革命的重要推动力量。只有掌握了工业互联网平台才能掌握所有权和控制权,才能决定未来整个工业体系的发展走向。

 

工业互联网仍处早期状态

  东方国信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院长、电子行业事业部总经理赵红卫指出,工业互联网发展现状对我国乃至对世界来讲,仍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状态,未来的成长空间非常大。尽管如此,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未来将会由资本驱动技术发展和变革,通过投资并购实现典型应用的快速放大。

  刘金平认为,当基础工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服务将是流程发展的必然需求。走现代服务型的发展道路,就必须源于制造、超越制造,从传统的生产型制造企业向现代服务型企业转变,从单一的产品制造商向分布式能源系统解决方案商和系统服务商来转变,由过去单一的产品经营向客户经营、品牌经营来转变。在新工业革命技术驱动下,以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核心的新动能不断增强,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平稳增长和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有百分之九十的产业产能过剩,但产业数量很少。现在,我国产业数量大大增加,但是产能过剩产业的比例并未下降,仍然超过百分之九十。如果我国产业仍然是碎片化、分散化,没有资源整合,没有供应链战略,未来仍然会让别人卡脖子,自己掉链子。未来,如果中国制造以技术领先为基,以规模领先为本,就要强基固本。技术领先就是产品的质量、可靠性必须领先,同时经济上必须具有成本、价格、经济性和竞争优势。技术先进又有经济性,真正实现又好、又快、又省,就必须进行产业组织再造,进行很好的制度设计。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副秘书长颜阳认为,从数据的角度来讲,工业数字化解决的是一个功能性的存量以及信息的互联与传播。在数字经济层面,则要解决传播过程中的加速和转移。而工业互联网要解决的问题,除了传统的产业升级,更要从生产关系和整个生态的价值取向进行深入的顶层设计。

 

智能制造要避免犯低级错误

  张启亮认为,当前,称工业互联网为第四次工业革命还有点早,未来工业互联网到底什么时候发展,要用时间来证明。未来驱动工业互联网的是数据,在整个海量信息技术里面。数据只能是小智能,包括控制技术、移动技术、通信技术等产生的都是小数据、小智能。

  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上海证券交易所原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表示,决定中国智能制造发展的主要因素不是技术,而是制度、技术、政治有关的因素。研究表明,英国工业革命不仅仅是一场技术革命,在更大程度上是一场广泛的制度变革,包括文化、理念、生活方式、经济组织形式等,同样适用于中国智能制造。

  胡汝银指出,如果把中国智能制造最优生态系统描述为一个金字塔结构,在这个金字塔结构里最基础的、最底层的是最佳的教育、科研、基础研究以及中国制造强国战略讲到的“四基”,即基础原材料、重大技术、软件以及一些最重要的装备。第二个层面是高质量的政治体系,第三个层面是应用。在应用这个基础上,形成比较好的效益,就是高质量发展的目标所在,也是其真正的价值所在。未来智能制造推行的过程中,一定要避免再犯低级错误,一定要全国一盘棋,一定要集中力量办大事,一定要避免走小汽车等行业过去的路。